スポンサーリンク

上記の広告は、3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たに記事を投稿することで、広告を消すことができます。  

Posted by だてBLOG運営事務局 at

2014年04月09日

消失的無影無蹤


偶爾的,還是忍不住會想起你的隻言片語僱傭公司,那些定格在靈魂深處的回音,不管時間過去了多久,仍舊能左右著我呼吸的節奏。許多的時候,總是在幻想著,若上蒼還能給我一次重來的機會,能否,再叫你一聲笨老婆,即便我知道,早已失去了進往你天堂的通行證。

記得,你曾說過,我每個月最多可以給你打一次電話的,可最後,我卻仍舊沒有勇氣按下撥出鍵,因為怕,怕驚擾到你平靜的生活,怕接電話的是他,我無法想像僱傭公司,跟情敵對話是怎樣的情景,也無法找到個理由說服自己,可以不這麼的想你。

也許,我們就這樣開始陌生了吧。沒有你任何音訊的日子裏,我學會了把所有的思念都逆流到指尖,讓它融入冰冷的文字間,淋漓盡致的表露出來,這樣植髮失敗,或許我就可以不再哭泣,至少,找到個方式去呐喊,哪怕是無聲的。

這麼久以來,幾乎每天都會在好友查找裏輸入你的扣扣號碼,反復的點擊著。只是想知道關於你的一切,只是想知道你能否安好,可每一次都被熟悉的字眼回絕了:“對不起,您無權訪問該空間”。是啊!你的世界,我已被拉入了黑名單,可,還是死性不改的想要去關心你,縱使明白旅遊團,沒有呵護的資格。

憶往昔,從相識到相知,從相愛到分離,我們認識快一年了吧,時光真的很快,恍恍惚惚的便流逝了這麼久。曾經,是你把我從痛徹的深淵裏拯救出來,而如今,又是你不顧一切的把我推了下去,摔的粉身碎骨。

當時我以為,你會是我今生對的那個人,所以,把僅餘的賭注全部押了下去,不計後果。也就是從那時起,我便快樂著你的快樂,憂傷著你的憂傷,把你的一切的一切當做我生存的理由。

可最終,你還是離開了,顛覆了我整個世紀的光年。每天,行屍走肉的苟活著,整個人就像一堆殘壘,沒有目標,沒有動力,甚至,選擇輕生。只不過是想,找到個藉口去忘記你,誰知,這塵世的情劫,竟然那麼的難以參透,越想忘記,卻越記的更深。  


Posted by jingdianaa at 16:33Comments(0)瑪花纖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