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リンク

上記の広告は、3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たに記事を投稿することで、広告を消すことができます。  

Posted by だてBLOG運営事務局 at

2015年07月10日

念一個人,一些物






總會有些許歲月的微涼,伴著印傭公司月色的迷離,由眉頭落入心底。輕觸光陰的舊,翻出一汪清溪,潺潺流向灣灣的溝渠,曲曲折折,疊出一行詩意,似枕邊的夢,亦似醒來的忽爾想起。隱隱在故鄉的青蔥歲月,見與不見,它都在那裏。

再讀《菜園小記》,依然如故的小Beverly skin refining center清新,作者那脈脈的菜香,果香,花香,叮叮咚咚流向眼眸,仿佛那文章不是寫出來的,而是用心一字一句咀嚼出來的,所以才如此清冽香甜。雖是寫菜園,卻透著婉約的風骨,柔軟綿長。想來那必然是在風清月小的漏夜裏,忽而想起生出的吧!

故鄉的婉約在槐花飄過矮牆的那一刻,己是塵埃落定,再也找不到一樹花開,所謂的夏花多為不知名的野花,草本的居多,木本的鮮聞,要有也藏匿在庭院深深,也是很小的時候見過,一株是石榴,在一個極深的院落裏,是和母親一起找人裁一件衣服不期而遇的,走過長長的走廊,在深深的院子的一角,一叢石榴開的正火熱,紅豔豔的直逼你的眼睛,我小時膽小,有點生澀澀的,所以只怯怯的看了幾眼,便喜歡到入骨,覺得它象極了娟布,柔柔的,美的象假花,亦如堂姐出嫁時的胸前的那朵嬌娥。

小學畢業時,一個同學在我的書上激光去斑寫過這樣一句話:石榴開花紅又紅,祝你學習第一名。如果我有一個石榴花,我肯定留給你。畢業後卻再也未曾見過他,也不知他的石榴花留給了誰?那行小字也在記憶中泛了黃,一併塵封在書的扉頁。

上班後,路過一人家,隔著一灣水,像是泊在眉間的新月,幾塊石頭,一叢石榴,幾叢薔薇依水而生,美的優雅,秀麗,路過時,總忍不住駐足幾分鐘,很想知道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兒住在那兒,尋了幾次,始終未果,只好在石榴花開的時分,遠遠的欣賞一番,始終無法靠近,雖是近,也是遠,亦如我那寫字的同學也許就在這個城市,卻只是隔著時光的一灣水,亦是遠了,只好留在歲月的青蔥,留在了眉頭的忽而想起。  


Posted by jingdianaa at 19:34Comments(0)